1.天塌下来,就把它补上;洪水来了,就把它赶跑;大山挡住了去路,就把它搬开;大海埋葬了自己,化成鸟也要把大海填平。

中国人信的是人定胜天,信的是用自己的双手能够创造奇迹,信的是辛勤劳动能够让自己过好日子。

中国人不信命,不信邪,不服输,敢于反抗,敢于拼搏,敢教日月换新天!这就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生生不息的根源所在,这就是中国人的信仰!

西门豹把神婆丢河里的时候,就决定了中国注定走的是一条自己的路。

曹刿论战,小信未孚,神不会保佑你。

言外之意,这点虔诚靠不住。只有民心,只有你法制还算搞得尽心尽力,老百姓才会帮你。

不然难免临阵倒戈,百姓才是神。

天视听自我民视听。以后比如宋朝听信妖道,结果坐拥百万大军亡国。直到近代义和团。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所以古人就说:天命靡常,唯德是辅。

神,天命靠不住,要靠自己的德行。这个德不光指品德,还指各种尊照规律做事的方法。

曹操在济南的时候,捣毁各种乱七八糟的祠堂,禁绝各种乱七八糟的神,黄巾军跟他套近乎,说你搞一神教,似乎跟我们只敬道教的中黄太一同。我们黄天当立,你想靠个人是无法挽回的汉家气运的。

昔在济南,毁坏神坛,其道乃与中黄太乙同。似若知道,今更迷惑。汉行已尽,黄家当立,天之大运,非君才力所能存也。

曹操没理他们,用实际行动一顿胖揍,逼降了百万黄巾军,让他们的神通通见鬼。

孙子兵法,比圣经对付敌人有用。毕竟以弱胜强,以众克寡,不能靠神,只能靠智谋,兵法。

青州刺史焦和,倒是有信仰,还有交州刺史张津,都是做法求神的,结果可想而知,兵精粮足也不战而亡,成为笑柄。

都二十一世纪现代社会了,西方许多人还在古代愚昧的信仰迷宫里打转,还瞧不起无神论。

实在是对不起他们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那些先哲。白把他们从信仰迷宫里带出来。

曹操也仰慕西门豹的为人。这种国家级别的无神论态度,不需要神权来装点国家正统性的历史,在我看来是个很典型的事件。

只有打破神权,改造自然,兴修水利,西门豹不光把神婆丢进河里,还兴修水利,打破了水灾是因为河神不高兴的迷信,百姓才能自然而然的活好,国家才能强大。

所以人才是自己的主宰。

要是印度有西门豹,印度早就起飞了。那天看个答案,如果印度现代化,印度必然撕裂,因为印度教是唯一的国家族群纽带。一旦印度教发生动摇,那印度不堪设想。

中世纪欧洲小国林立,神权干政,国家不兴,气得但丁直接把活教皇写进地狱里倒栽葱。

但丁是维护国家统一的,但教皇不喜欢。但丁因此颠沛流离,客死他乡。


2.《左传》有云:国将兴,听于人,国将亡,听于神。

中国人的信仰不是宗教那种肤浅的东西,中国人的信仰是历史,是祖先和圣人崇拜,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传承千年的传统美德,是天下大同的至高理想,是五千年的历史文化积淀赋予中国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最重要的,中国人信仰人本身,相信人定胜天。中国人可能是骂天骂得最多的民族,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遇到困难不求神告佛坐以待毙,坚信现世的幸福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的,而不是通过宗教那种虚无缥缈不着边际的东西寄托,也不会有什么“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土地让你不劳而获。自力更生才能丰衣足食,掠夺来的财富是不义之财,不光彩。

当整个世界都处于未开化的蒙昧时代,只有中国人能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当西方神话中人类面对大洪水只能抛弃家园束手无策时,中国的神话/历史中却是大禹治水,先民们通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驯服了洪水。

孙悟空、哪吒、白素贞等形象之所以深入人心,是因为他们不服压迫、勇于抗争的性格。夸父逐日、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精卫填海、愚公移山这些神话故事,为什么被写进中小学课本、为什么对构建中国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如此重要?因为这就是中国人的精神信仰,我们的思维方式,待人处事的态度,都被它们深深地影响着。

西方在面临困境时,选择了探索新航路(奥斯曼帝国截断了东西方贸易)与全球殖民(宗教战争、民族主义兴起及资本扩张)。而中国人的种地天赋与基建狂魔属性则源自于人定胜天的信条,面对问题不逃避、没有条件创造条件,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古人造长城,修大运河,今天我们南水北调,沙漠植树,人工造岛,建跨海大桥,一点一点改变我们所处的环境。

无神论不是新中国建国后思想教育的结果,而是中国人历史和传统文化的传承。中国人拜的诸神不完全与宗教挂钩,更多的是将圣人先贤和伟大历史人物的崇拜神化。中国神话故事里,神仙得通过一路升级打怪修行得道才能成仙,也要和普通人一样付出努力,而且普通人甚至动物只要修行够深也是有机会得道升仙的。中国的诸神远没有一神教里的神那么神通广大,中国的神既不能保你不被外敌入侵,也没叫你去消灭异教徒。要致富,财神爷不会给你发钱,要考状元,文曲星不会替你考试。对中国人来说,神仙可以拜,但事在人为。

西方一神教宗教信仰,核心思想是末日审判,以此来威慑信众,使其向善和保持虔诚。那些说中国人没有信仰、道德沦丧的人想以此来证明中国人性格卑劣缺少爱和善良。真是可笑,难道不是西方殖民者借着传播基督教的名义在全世界烧杀抢掠,建立殖民地,屠杀奴役其他民族,抢夺财富,倾销商品?到最后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态度,认为自己是高等文明,帮助低等文明开化了。他们善良吗?他们有爱吗?中国人可曾做过这样的事?不如说是宗教传统才是造就西方伪善面孔的根本原因,我可以一边杀人放火,一边虔诚地祈祷。

中国人不需要末日审判来维持道德,对历史的反思才是最大的威慑,名垂青史还是遗臭万年才是中国人关心的,圣贤的思想和传统美德的教化是这个民族保持平和包容性格和勤劳善良的根本。以史为镜,可知兴替,以人为镜,可知得失。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3.信仰,不应该脱离现实

网上流传过一个说法,地球上最幸福的国家是——尼泊尔。

背靠珠峰,景色优美,水量丰富。尤其作为佛教起源地,全民都是坚定的宗教徒(现在以印度教为主),在自己的家园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无数背包客慕名前往,并用相机拍下了当地人纯真的笑脸,尤其做朝觐时地虔诚与安定,让某些文青禁不住感叹:信仰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很多尼泊尔人的衣服带着污渍,可他们的灵魂是那么干净!

可他们放下相机,却懒得去探究一下这个国家背后的一些东西: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极端贫困,党派林立导致行政混乱,基础建设非常落后,近三千万的人口,全国只有2000名医生,人均寿命很低……

信仰不能脱离物质基础而存在,更不能与现实脱节。

人生的幸福感需要用拼搏去创造,用努力去维持,而不是拥有了所谓的信仰后就觉得高人一等,拿自以为是的悲悯去俯瞰劳碌众生。

就像人可以追求诗和远方,却不能因此放弃眼前苟且的生活一样。

4.17年的电影《冈仁波齐》,讲述了几个信众为了朝拜圣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走一步磕一个长头,生生磕过了上千公里的路程,然后的得以还愿的故事。

电影出来后,大量的影评在称赞他们的虔诚与坚韧,我却更欣赏一位知乎网友的话:在他们磕长头朝拜神明的时候,是否想过神明给过他们什么东西?很可惜,他们拉行李的拖拉机,磕头时身下的公路,都不是神明给的。修建藏区公路时付出汗水甚至生命的工人,给他们带来生活水平提升以至于有能力去做朝拜的政府,才是更应该感谢的对象。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因此电影故事本身并无可指责之处。只是不应该将信仰无端神圣化,进行盲目的吹捧。

佛陀、耶稣、马克思,哪个不是大智大勇之人,这正是他们的魅力所在。正确的信仰,会让你斗志昂扬,越挫越勇。如果你畏首畏尾,疑神疑鬼,把信仰当做逃避现实的工具,那肯定是你自己信错了。

修者有心,拜者有意,但这不叫信仰。因为他们把自我约束、自我反思、自我改造,变成了自我索取。

对于他们来说,面前摆的是上帝,还是观音,还是天尊,其实不重要。因为不管摆的是谁,目的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索取。信仰其实很简单,如果信上帝,那就活成基督的样子,而不是要求上帝赐给自己什么东西。